言若

言若/羽田雅莉,叫雅莉就好。
人生理想是当一个有文化的普通人。
高二文科狗,迫于学业压力所以低产的文手词手。
近期主食ES,主推零晃/敬英/阿多飒。
微博@羽田雅莉_此生注定文科狗。
みんな大好き♪

莲的事就是我的事。
千鹤的事就是我的事。
武藏的事就是我的事。
可是我的事还是我的事,而且只是我的事。
困扰重要的人的事物我都一并担心着,困扰我自己的事我却没法跟任何人说。
关心我也没用,愿意听也没用,劝我说也没用。是我自己说不出口啊。
别的事也是一样,比如可以不论后果多严重地原谅任何出发点没有恶意的人,却每回都因为自己没有恶意而造成的严重后果而无法原谅自己。
对别人关心、宽容、体谅。
对自己没有以上的任何一条。
我一直都是这样,对别人太好了,对自己要多不好有多不好。
而且还不打算改。

片想

文如其名,致单恋。

时光不会风干哭泣的双眸
反而徒增思念的浓稠
沉默不会扼紧孤独的咽喉
反而撕裂深埋的伤口
被葱郁的阳光蛊惑的人偶
无法摒弃嫉妒的丑陋
提线的少年从未向它回首
将它锁进荒芜的阁楼

镣铐下几度挣扎过后 终于也放弃颤抖
沉在噩梦的深海尽头 便自是 百岁无忧

还记得无数个夜晚昏沉的梦里
雨声的淅沥浸泡双手
直至起皱
终于在某个六月清晨的明光里
一抹草叶沾湿的翠绿
枯萎消瘦

【莫扎特中心】短漫、史向私设等一大堆爱桑的粮!!!

帮着转一个( ͡° ͜ʖ ͡°)✧

t677ffr:

爱桑是世界宝藏!请戳爆她!


鱼肉块:



   出于极大的私心在这里试图向扎圈的旁友们安利一下这位太太?也曾给咱classicaloid合志《Musik Encore》供稿的爱桑(あい p站id=2552838)!!!



   爱桑一直以来都有以史向音乐家为题材在进行创作,这里由于个人喜好先汉化了莫相关的部分~希望以后也能有机会搬一下她的其他cp吧~...




纵然心怀疑虑,纵然有所不满。
却也理解毫无恶意,却也理解苦闷难抑。
毕竟,苦苦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太理解了。

舞台上鲜亮的明光和一个人凛冽的歌声。
辉映在鲜红眸子里的夕阳、吉他响彻四方的轰鸣声、无数个拂了一身暮光独自沉沉睡去的傍晚,以及不知多少次攥紧挥起却终究没有砸到棺木上的拳头。
亲眼目睹的浓墨重彩尽数枯干的过程。
嘈杂歌声里日光中摇曳的身影、清夏晚风里忧伤恬淡的慨然笑容、紫色灯光下似有若无的回眸、棺柩在雪地上留下的蜿蜒痕迹,然后是沉静冰冷的声音。
熠熠生辉的金色撞进一片深红的瞬间。
舞台上鲜亮的明光和两个人凛冽的歌声。
无论多少年后再回忆,也能分毫不差地描摹出来的一帧帧图景。
这就是大神晃牙的青春。

辣鸡且短小的自娱自乐半夜瞎写……

【总集篇】羽田记事簿

·覆盖2015.07-2017.05,中间有一部分因为一些错误被我给整没了,所以并不是完全版本,也因此有个别时间模糊
·tag受限制,人物不完整
·多亏了记事簿,我才能铭记下时光中那些细小而有意义的事,那些短暂而难忘的念想,那些对我至关重要的人
·记事簿里住着细碎的时光,旅途风中采撷错落的诗行

2015.07.25
「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不笑,小学的时候也一直是这样。」
「为什么啊?」
「什么?」
「世界这么美好,为什么不笑一笑啊?」
「世界确实很美好,但我一般都是笑在心里。当然这不是桥本君那种笑……」
「我不是这种人。我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想到...

苍白明晨,令人窒息。
鲜红的音符在死亡线上跳跃,然后爆裂。
深红色的长发漫过浑浊的河水。
临死时绝叫般的呼吸声在黑夜里循环。
绝望地扩大的瞳孔扑向耸立在脖颈前的伞尖。
正午时分弥漫着血腥气的地下室透不进一点光。
河水渗出的冷气冻结了河畔扭曲的面孔。
菜刀与血肉摩擦的声音裹在划破的气管嘶嘶的颤抖声里若隐若现。
绞碎的尸体纠缠在鲜红的海水里。
头骨和汽车壳子一样碎裂扭曲,雨水混着脑浆浸泡了碎玻璃。
推土机扎进黑暗的房间里碾过身体,飞溅的鲜血涂满了墙。
眼眶几乎裂开的尸体被铁钎钉在墙上成了真正的烤肉。
折断成九十度的颈骨传来疼痛却没有剥夺意识。
喷涌的火焰和焦黑的灰烬倒映在眼里。
疯狂的恐惧惨叫最终被勒进颈项的电缆绞杀。
骨头粉...

有时间把羽田记事簿整理一下,总集起来

十九年了。
这一年,我终于比我亲爱的少年更年长。比我亲爱的,活在纷飞的纸页与流泻的色彩里,永远十五岁的少年更年长。
故事里温柔的少年,稍显苍白,略微单薄,走过时带来夏夜的安静;始终有着干净清澈,最是俊美的眉眼;深邃的眸子中居住着的那份温度,恍若四月微温的晴日曙光。少年始终眉眼如初,笑容如故,不受十余载时光半点侵染。
如果携他温热的灵魂来到我所生活的世界,他此时该是三十四岁。他走出那场动荡不安的青春,已经十九年了。
三十四岁的他,大概会是东京大学的教授,有令人敬仰的才学,有令人羡慕的家庭。妻子叫榊原鸣,与他相恋已十九年之久,曾经伴他出生入死。生死之交两人,一个叫敕使河原直哉,一个叫望月优矢,现下一个在夜...

©言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