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若

言若/羽田雅莉,高三文科狗,未来的中文人,迫于学业压力所以低产的文手词手。
人生理想两件,一是当一个有文化的普通人,二是找一份想吃啥能吃得起啥的工作。
梦想成为世上唯一的英雄主义。
みんな大好き♪

可我却莫名地不敢出去,就好像一推开那扇门,外面就是另一个橘武藏和羽田雅莉,笑着,活在2015年,一个顶着插红缨的铜冠,一个举着平板电脑,笑得仿佛这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要面对的烦忧。

半分晦暗的天空,若隐若现的晚星,人流熙攘包容着我们的街道。在我们的这一年。在我们的某一年。

在死灰复燃的感情中无法放弃的人,看不见人偶也不会回头的提线人,孤独的翅膀下重复单向执念的人。越过天之川与命运之人相会的人,将新生的心意咽进喉咙的人,掘地三尺将“喜欢”亲手掩埋了的人。

曾经最优美的侧颜,曾经最冰冷的双眼,曾经拥有而失去的并肩身姿。我在每一个瞬间,多少次地想,如果我还是五年前的我,我此时此刻会有多幸福,此时此刻会有多痛楚。

然后重新觉得,一切成为现在的样子,真是最好不过了。我没有把自己困在梦里毒死。我也没有在角落等待冷雨浇灭篝火。我们还能成为某一年。

纯白的灯光里响起“那些年错过的...

还不如当初不燃起那一点星火
也就不至于把一切烧成空荡
不至于烧掉细雪与春光
不至于烧掉夏雨与秋凉
不至于烧掉我视若珍宝的时光
不至于烧掉我视若全部的念想
不至于连废墟之上的过往幻象
都被变成美好却面目可憎的模样

可我在说什么呢 火不是我点的不是吗
我在说什么呢 跟我毫无关系不是吗
我在说什么呢 到头来失去一切的也有我一个
可我什么都没做过 不是吗 不是吗

你游的人名真的好多都起得很美很浪漫……

明星昴流是昴星,冰鹰北斗是北斗星,他们来自学院新星的TS,两位的定位也近似于主角,他们是希望之星,也是这个以“星”为题以“星”贯穿剧情始末的游戏的主角

日日树涉是响彻四方,深海奏汰是深海的彼方,游木真是勇气与真诚,都是浪漫得过分且符合本人的谐音词汇

朔间零的零是初始,复活祭阿多已经说了,“那个人是那首美好旋律最初的音符,如同他的名字「零」一样。但那并非代表着空虚,而是一切从零开始,一,二,三……延续下去。逐渐增加重合,逐渐延伸合奏,最后变得巨大起来”

大神晃牙,姓氏是狼,名字的晃拆开是日光 ,狼与日光都正是他本人,是他的灵魂;此外日光与吸血鬼相对,他亦然,而他这...

她在冰原上行走,她在冰原上回首。

发丝在风中蝶翅般翻飞,雪地里泛起的白月光缀在发梢,仿佛蝶翅上涂抹的鳞粉零落散逸。不见底的蓝眼睛是深冬的贝加尔湖,高耸的橡木穿透坚冰的裂隙,盛放的新鲜玫瑰冰冻在那湖底。

似西伯利亚的清霜一样凛冽,如南极的烈风一般坚决。

她步入夜空深处,栖居冰原尽头。

那身影拂了一身星光。她本人就是星光。

乔佩是黄沙里依然挂着露水的玫瑰,是新鲜的蜂蜜,是阳光下的紫水晶

越凌是玫瑰上结的清霜,是深冬的贝加尔湖,是冰原上的星光

教会你去爱同伴的是他,让你不再一个人的是他,一定要成为将军的执念是为了他,为此走过的所有路做的所有事拼上的一切都指向再次遇见他,绝对要保护的人是他,在你不幸的人生里也永远不会离开的是他,曾经唯一的路标是他,后来仅有的温暖是他,同甘共苦是他,并肩作战是他,出生入死是他,相依为命是他,全部,全部都是他
他死了,在你的面前,为了保护你

心痛是真的很心痛

但我依然用全力祝福我最喜欢的你们

因为你们还那么好 只要你们还是彼此重要的人

我就知道 我的爱一直都有意义

愿“一定再见”

心痛是真的很心痛

但我依然愿意用全力祝福我最喜欢的你们

就算以后没有糖嗑 你们不再在一个节目里奔跑

只要你们一直是好朋友 好兄弟 是彼此重要的人

我就还有安慰 知道自己的爱一直有意义

时光不老 晨赫不散

没有你们的跑男我不看了

四年多的跑男,我唯一的一个娱乐圈墙头,我四年的最美好的记忆

缺失了这么大一块,我不可能承受得了

就算我再喜欢晨儿恺恺和baby,你们不再一起奔跑的话我也不可能看,我真的不可能承受这种悲伤

我知道你们是一家人,不管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们是,就像超儿,最好的队长,说的一样,永远都是

也正是因为你们永远都是,我才一直爱你们

我也能理解你们的离开,离开了我也喜欢你们

我愿意用全力祝福我最喜欢的你们

但也是因为你们是最好的、我最爱的

我舍不得,我做不到,我接受了也会一直心痛

看到四个人发文,看到超儿的“永远都是”,看到祖蓝发的那些七人合照……我一瞬间就哭了,我在学校哭得满脸都是眼泪

四年了,我一直信你...

©言若 | Powered by LOFTER